第二十章 希尔德嘉德的异象

我所看见的光并不固定,

但比白日更明亮;我称它为“活光之云”。

有时候,我在此光中还看到一束光,

我称之为“活光之光”。

当我仰望它的时候,

所有的忧愁、痛苦都消失,不复记忆,

我又再度成为一个单纯的女孩,

而不是一名老妇人。


每个时代的宗教文献,都充满了对于“异象”的描绘。在其中,那种崇高难以言喻的情感,伴随了灿烂荣耀的经验。我们无法确定,在这么多的例子中,这样的经验到底是歇斯底里的状态,或者心灵狂喜、极度兴奋之下的结果,还是类偏头痛的发作所引起的。

唯一的特例,是在德国宾根(Bingen)的希尔德嘉德这个病例。她是一名修女,具有神秘的过人聪慧与文学涵养。她从幼年时期开始,一直到她辞世,经历了无数的“异象”,并且留下了大量的文字叙述与图画,描述她所见到的一切。这些都收录在两大卷手稿里,流传至今。它们被称为《认识上帝之道》(Scivias)和《预言书》(Liber Divinorum Operum)。

仔细审视这些文字和图画,让人对它们的本质毫无疑问:它们无疑都是由偏头痛造成的,并且呈现了许多早先提到的头痛视觉前驱症状。辛格(Singer)于1958年在一系列探讨希尔德嘉德异象的文章中,选择了下列最具代表性的几幅图画:


在所有图画中,最显著的一项特征,是一个光点或一组光点,这些光点通常以波浪状闪烁移动,而最常见的诠释是星星或闪烁的眼晴(见图B)。不少例子当中,有一道光,比其他的都大,发散出一连串同心圆的波浪形状(见图A);城墙状界限明确的图案也常出现,在某些例子当中,它们从一个有颜色的区域向四周伸展开来(见图C、图D)。通常光芒在许多看见异象的人的描述中,带着忙碌、沸腾、发酵的印象。





充满想象的诠释


希尔德嘉德自己写道:


我看见异象的时侯,既不是在沉睡中,也不是在做梦,更没有发疯,我并非以俗世的眼晴看见、肉体的耳朵听见、也不是在隐藏之处见到异象,我的神智清楚,以心灵的眼睛看、以内在的耳朵听,在大庭广众之下,领受上帝的旨意。


其中一幅异象,描绘了星星坠落、熄灭在大洋中(见图B),代表了“天使的堕落”:


我看见一颗最璀璨、最美丽的巨星,其后有无数坠落的星星,跟随巨星往南沉没,突然之间,它们都熄灭了,变成了黑色的煤炭,被抛弃于无尽的深渊中,再也见不到踪影。


这就是希尔德嘉德寓言式的诠释。如果我们以其字面所做的解释判断,则是她经历了一阵光幻视掠过其视觉区域,随后在同样的路径上,出现了负性暗点。她所见的城墙图案在图C与图D,都是从一个灿烂的光体,以及(根据原图)闪耀、色彩缤纷的点伸展出来。这两幅异象,合并到那一幅集大成的异象(见下图)里,对这个图像,她的解释是“上帝之城”。



极度的狂喜,会使这样的体验添上一层奇幻的色彩,尤其是在极少的情况下,当原先的闪光之后,出现第二次的负性暗点时,更凭添这样的色彩:


我所看见的光并不固定,但比白日更明亮;我也无法察看这光究竟有多高、多长、多宽,我称它为“活光之云”。就像日光、月明与星光反映在水上,人所写、所说、所行、所做的,也都从其中闪耀于我眼前。

有时候,我在此光中还看到一束光,我称之为“活光之光”。当我仰望它的时候,所有的忧愁、痛苦都消失,不复记忆,我又再度成为一个单纯的女孩,而不是一名老妇人。



令人沉醉的一刻


心中狂喜,充满了宗教的火热与形而上的意义,希尔德嘉德的异象犹如一盏明灯,指引她朝向神圣而神秘的生命。它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例子,让我们看到某种对大多数人而言是平凡、讨厌或无意义的生理状况,也能成为令人兴奋不已的心灵启示。说到这个,就不能不将陀思妥耶夫斯基拿来相提并论。他的癫痫症时常发作,但他却甘之如饴,视之为意义非凡的时刻:


那些时刻,只是五六秒的光景,你却能从中感受到永恒的和谐。可怕的事情是,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它所显示的那种惊人的清晰度,以及充满全身的那种销魂的感觉。如果这种状况持续超过五秒钟,灵魂将无法承受,而必须消失。在这五秒钟之内,我活过了整个人类的存在,而为了拥有这样的时刻,我愿意奉上整条命,也不会觉得代价太高。
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